抽水新闻网 > 情感 > 故事:为照顾继女我不敢再生,悉心养育十年我却活成她仇人(下)

故事:为照顾继女我不敢再生,悉心养育十年我却活成她仇人(下)

2019-10-23 13:13:31
阅读:4113

为了照顾我的继女,我不敢再生。经过十年的精心培育,我成了她的敌人

然而,她似乎没事,仍然低下了头,甚至没有移动她的脖子。楚冯春在一旁看着,他立刻站起来,拉开了罗清。他忍不住惊叫道:“虽然这孩子做错了,但你不必打她,是吗?”

这一次,他觉得绿玫瑰已经过去了。然而,绿玫瑰没有屈服。她脸红了,给他刮了刮脖子。她责备楚玉,跑到厨房给她猪排汤。楚玉没有把汤碗拿在手里,而是一言不发地去了自己的房间。罗清又在后面喊道:“你这只小狼崽,你为什么这么忘恩负义?”

责骂时,她敲了女儿的门,把汤碗重重地压在桌子上。“给我一杯!”

训练了几句后,我看见她耸耸肩。楚冯春递给她一碗米饭。“孩子还年轻。你不能这样教育他!”

“就她而言,我不知道年轻时被父亲打了多少次!你看看这只手……”她说着,甩了甩仍然不灵活的左臂。“我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父亲是孝道的瑰宝!人越长大,就越觉得老人是对的,孩子不能溺爱……”

坐在他对面,他又说了一句恶毒的话:“如果我这学期期末考试得不到好成绩,我就不会和她算账!”

楚凤春会看她很久,突然默默地叹了口气。

朱柯宇科也表现出色,在期末考试中获得第一名,并在绿玫瑰眼中取得了成绩。然而,与两个情绪激动的成年人相比,她自己平静了许多,仿佛这是一件自然的事。忙碌了一个学期后,三个家庭成员回到乡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暑假。

为此,楚冯春还特意多花了一周的时间来享受乡村的热闹时光。

事情的发展总是与愿望背道而驰。这平静的一天已经两天没有享受过了。突然,可怕的消息来了。已经是黄昏了,夜晚的脚步已经悄悄地来了。当他岳母准备晚餐时,楚凤春发现他去摘蔬菜的妻子还没有回来,于是派女儿去山里看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已经完全黑了,树梢上挂着一轮薄薄的月亮。花了很长时间才看到楚玉匆匆回来。她已经汗流浃背,因为她穿着长衣服和裤子。他一回来,就结结巴巴地说,“不,啊...阿姨...好像掉进池塘里了!”

楚冯春从未见过她这样的样子,她的声音在颤抖。

楚凤春一听,像鞭炮一样弹起,一只手抱着她向山上跑去。

在大池塘旁边,到处都是蔬菜和水果,一个篮子在路边滚动。楚柯宇可指着池塘说:“这是我来的时候发生的。我想...阿姨,她...她一定是不小心掉进去了。”

楚冯春不假思索地跳进黑暗的池塘。然而,池塘挖得太多了。碰巧今年夏天雨水充足,一个池塘里装满了水。楚凤春几次呼吸,摸不到底部,但潜水两次后,有筋疲力尽的感觉。

最后,村里同样擅长游泳的人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才被带走。那时,绿玫瑰已经被水泡白了。

罗清死后,朱冯春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下,选择让女儿留在学校。回首与罗清相处的八年,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梦过后,一片荒凉。

结尾

楚玉三年级的时候,他被送到少年拘留中心。原因是她和她的同学打架,愤怒地把他们推下楼梯,当场杀死他们。楚冯春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感到惊讶。他去学校和父母谈判,失去了丧葬费。之后,他的女儿被带到少年拘留中心。

当时,几位老师试图通过说服他们说些好听的话来改变这种状况。毕竟,楚玉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罗清死后,她的研究没有被放弃。她似乎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她必须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楚玉的神色一直无动于衷,仿佛这次旅行不是监狱的牢笼,而是他的家。太阳照耀着天空和大地。她走在前面,楚凤春跟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她突然问道,“你把你阿姨推进水里了吗?你回来的时间很明显是错误的,而且耽搁了很长时间。”

“是的。”楚玉没有等父亲继续问,而是先回答,“那天我和她吵了一架,我看见她放下篮子要打我,我很害怕。但是我不想把她推进水里。我在水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想,就像一场只有一口气的考试——我必须赢。”

她看起来不像一个小女孩那么平静,也没有提到她激动人心的过去,就像一个春天被挖掘出来,慢慢地吐出她的心:“和这个同学打架也是如此。我不想让她死,我只想赢。”

她回头朝父亲微笑。她似乎很久没笑了,当她睁开眼睛时,她感到有点生疏:“事实上,我弄丢了田阿姨的钥匙。我喜欢听孩子们哭。阿姨经常打我,但她不允许我哭,但我更喜欢。”

“而且,我经常逮捕村里的孩子,殴打他们来吓唬他们。他们在我手下没有反抗,只能听我的。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

楚凤春沉默地点了根烟,听她说话,眉头越皱越紧。

“我真的很害怕阿姨。”楚玉动了动左手,只见上面的尾巴微微倾斜,明显带着伤。她说,“阿姨曾经生了一场大火,用碗打了我的手指。我知道骨头动了,但我不敢说。”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楚凤春深深吸了一口烟。

她的嘴角动了动,看起来像在笑。"我追着你的车问你,但你说没有阿姨你活不下去。"

话虽如此,她显然不想多说,加快了脚步。楚凤春抖掉他手里的烟头,看到她面前,虽然是夏天,但还是长衣服裤子要包。楚凤春看见,随着她的脚步一起走下来,露出一半小腿上有淡淡的颜色痕迹,像烧伤一样,又像什么东西爬过去,缠绕着一条条白色的痕迹。

也许这些痕迹最终会被时间抹去,但她脑海中残留的东西恐怕很难在她的余生消除。(作品名称:scar,作者:Xi·施。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