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水新闻网 > 社会 > 上海已有76家机构设置安宁疗护服务,安宁疗护并非“等待死亡的

上海已有76家机构设置安宁疗护服务,安宁疗护并非“等待死亡的

2019-12-02 19:27:30
阅读:2494

每年十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是世界和平日。今天,新闻来自2019年“我的和平,我的权利”世界和平日主题活动,由中国生命护理协会临终关怀和生死教育委员会主办:上海作为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全面覆盖临终关怀的城市,于2012年正式启动了临终关怀试点。试点单位现已从12个扩大到76个,拥有约800张病床和860个家庭病房,在数量和质量上居全国领先地位。

然而,专家也指出,临终关怀在我国仍处于起步阶段,丰富了临终关怀的内涵,向公众普及了科学、客观、正确的生死观。

死亡不应成为文化禁忌

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有2000万人需要临终关怀,但其中90%没有得到适当的护理。根据2015年经济学人智库调查,世界上有80个国家和地区在死亡质量指数中排名。作为世界第二大国内生产总值国家,中国不幸在死亡质量上排名第71位。

提高死亡质量的有效方法之一是临终关怀(hospice care),也称为临终关怀,即对生存时间不到半年的晚期疾病(大多为晚期癌症)患者的全方位护理,辅以适当的医疗护理手段,帮助他们缓解疾病症状,延缓疾病的发展,提高生活质量。

然而,临终关怀的存在却违背了中国传统文化。上海携手生活关怀与发展中心主任王赢表示,死亡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禁忌,社会普遍“惧怕死亡”,死亡教育仍然缺乏。“许多人不明白放弃治疗并住进临终关怀医院不是等待死亡的选择?”王赢说,“事实并非如此。当身体疾病无法治愈时,有些医疗方法只能加重病人的压力和不适,而临终关怀可以使身体更加舒适,这就是和平的含义。”

中国每年的死亡人数、老年人口、肿瘤发病率和死亡人数约占世界总数的五分之一。然而,目前国内卫生政策只能实现临终关怀的广泛覆盖,难以达到高水平。“为了更好地开展临终关怀,我们需要一个适应我国国情的临终关怀医疗系统。其中,政策和财政支持、专业团队建设、正确的死亡教育以及公众意识和参与是必不可少的。”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名誉主席罗吉兰说。

告别生活需要正确的引导

面对死亡,人们总是陷入焦虑。台湾华南大学生死系的蔡长雄教授分享了死亡的两个阶段的理论,即死亡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躺下和定向。所谓的“放手”意味着告别熟悉的世界。方向是鼓起勇气走向未知的死亡。在他看来,人们面对死亡时通常的心理过程是震惊的,然后他们会陷入否认事实和对所遭受的痛苦感到愤怒的情绪中。在经历了“讨价还价”的心理状态后,他们会沮丧一段时间,最终接受现实。

“我们鼓励垂死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通过感恩、爱、道歉和告别这四种生活方式来满足他们的成就感、亲密感和继承感。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和平地生活在自我实现中,“他们已经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已经做了什么”。蔡长雄说:“面对可怕的死亡,我们应该明白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不在于它的长度,而在于它的深度。”。"

王赢第一次接触临终关怀已经有十一年了。去年五月,王赢不幸被发现患有淋巴瘤,位于左面。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完全切除肿瘤,但手术后,她将终身患有面瘫,左眼将不再能够闭上,嘴角将会歪斜,这可能会导致流口水、视网膜病变、白内障等。王赢最终选择了切除口腔肿瘤的手术计划,这挽救了他的脸,但代价是肿瘤周围的组织不能完全切除,需要继续放疗和化疗。“人们有选择。”在舞台上,王赢笑了又笑,毫无禁忌地提到他的疾病,“就生活质量和寿命而言,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她讲述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据悉,“携手”生命关怀发展中心是上海首家致力于临终关怀和死亡教育的非营利组织。自2008年成立以来,“携手并进”已培训了1200多名临终关怀志愿者,为7000多名临终关怀患者提供服务,共为40000多名社区癌症患者提供服务。

总编辑:顾勇文字编辑:顾勇主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徐嘉敏

北京28下载 日博开户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