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水新闻网 > 教育 >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杨德军:数字教材不应是教材附属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杨德军:数字教材不应是教材附属

2019-11-11 18:00:03
阅读:4198

当前的数字教科书是什么样子的?不仅仅是电子书。以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第三代数字教材为例,从内容框架来看,数字教材包括纸质教材pdf格式的电子文档、各种嵌入式多媒体教学资源、基本教学工具和支持教学活动的必要功能模块。

从技术属性来看,人文教育数字教材具有交互功能,可以与其他资源接口,适用于各种终端和平台应用,可以收集用户阅读和使用的数据,包括书签、笔记等辅助工具。

数字教科书被广泛使用了吗?上海市教委教学研究室主任许殿芳现场分享了一组数据:从2013年数字教材实验项目开始到2019年春季学期,数字教材实验项目的范围覆盖全市11个区和156所学校。其中,30%的学校数字教科书得到了充分利用。

上海中山初级中学的教师马盈盈分享了她的数字教材课堂案例。马盈盈中文数字教科书班包括五个环节:预览、展示、合作、测试和改进。以《二十年后》为例,学生需要在课前在数字教科书平台上预习和整理小说的情节元素。看着后台的作业,马盈盈发现学生们的困惑是他们无法区分故事的高潮和结尾。这个直观的结果帮助她确立了这门课的主要任务:帮助学生理解奥亨利小说的结尾特征。

此外,学生还可以做课堂评论、导出笔记、完成课后练习等。在平台上,在对等方之间共享资源非常方便。对教师来说,他们还可以更准确地掌握课堂生成和学生的学习动态,便于及时调整课堂教学行为。

广州荔湾外语职业高中教师罗典仪分享了她开发数字教材的经验。罗小伊说,当她第一次开始探索教材数字化时,她只知道教材的纸质版本被转换成了pdf格式,她没有想到电子书模板、微型视频和公开号码。经过一步一步的探索,她的数字教室有微型视频和师生互动平台。

罗殿毅坦言,使用数字教材的教学思路和教学模式不同于传统教学,教师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来适应这种变化。具体到课堂教学,如微课视频应结合现场讲解或只播放视频,如何充分利用数字载体,都需要教师控制和不断优化教学方法。

目前,面向人文教育的数字化教材已经在天津、河南、广东、上海等地得到应用,但仍存在问题。鲛人数字公司副总裁陈志辉表示,在应用层面,由于教师的教学行为习惯不易改变,教学条件达不到要求,教师技能欠缺,培训服务不到位,教材内容和功能不完善,数字教材还远远没有全面应用和正常教学。

数字教科书出版的研究和发展存在许多问题。陈志辉认为,这些问题是全行业性质的,而不仅仅是一个单位。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与教材开发研究中心主任杨德俊指出,目前的数字教材在课堂上没有得到广泛使用,因为它们在法律地位、国家标准和定位边界方面面临瓶颈。具体问题包括:

数字教科书缺乏独立性和法律地位。数字教材应该有“户口”,并作为独立商品存在,而不是附加在教材上。

数字教材建设缺乏国家标准,如开发标准、出版标准和技术标准。

政府主导的共建机制不完善,包括版权开放保护制度、连锁建设等。

数字教材的定义不明确。数字教材本身,还是一个综合工具和在线交流渠道?它是教材的主体还是一个集成的硬件包公式?关于这些问题还没有最终的结论。

杨德俊还表示,更新观念比技术进步更为紧迫。“1930年,当第一列火车被发明的时候,一些人说以超过2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对人体健康有害。今天,我们仍然面临同样的担忧。”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